当前位置:主页 > 学校风景 >
江苏新录取贫困新生忙找兼职成校园励志风景
发布日期:2018-10-09

  转眼新学期开学已经一个月,记者近日走访高校,一道特殊的风景总让人难忘。

  河海大学新生郭重军前两天在宿舍填好一份勤工俭学岗位申请单,打定主意这学期找份兼职。来自甘肃平凉一个贫穷山村的他有点腼腆,582分在当地是个高分,接到河海大学录取通知书后,高兴了一阵子后就是犯愁。他是爷爷、奶奶和姑姑拉扯大的,高三这一年,爷爷、奶奶相继生病住院,“贫病交加,日子不太好过”。今年高校学费上涨,郭重军的水务工程专业学杂费9194.5元。为了凑足这笔钱,他申请了家乡的6000元生源地助学贷款,爷爷又卖掉了家里的牛。

  来自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的代应勇,已经是大三了。他对刚刚入学的那段经历和当时的焦虑记忆犹新。两年前的那个夏天,代应勇的父亲重病去世,家中没有经济收入,还欠了一笔债。在各方面的帮助下,顺利入学了,但开学后他兜里只剩下1000多元。靠这1000多元,他支撑了三四个月的学习和生活支出。最艰难的时候,他在食堂只舍得买一份1元的素菜、二两米饭,拿到宿舍就辣酱吃。

  郭重军、代应勇,只是众多寒门学子的一个缩影。

  新学期伊始,我国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增长了10%,人数超31万人,贫困和相对贫困的大学生占学生总数达20%。其中,我省新录取贫困新生就有数万人。跨进大学校门之后,“自强”“自助”,便成为这些贫困生学习和生活的关键词。

  开学伊始,高校布告栏前,最关注兼职广告的就是贫困生。家教、发传单、手机推销……一天只赚50元的活儿,他们也急切地报名。

  代应勇开学后很快找到一份兼职,在夫子庙叫卖南京手绘地图,卖一份可以拿10块钱提成,站上一整天,有时候可以卖出10来份。“打临工,挣的是血汗钱。”代应勇说。

  有些贫困生同时打两份工,甚至几份工。计算机专业的李强强回忆说,大一的时候他周末在南京珠江路摆摊卖手机配件,一天10个小时,挣80元。同时,他还申请了学校的勤工助学岗,周三、周四两天课余时间,在学校图书馆打扫卫生、整理书籍。一个月能挣500多元,确实比一般同学苦,但生活可以自力更生。去年暑假,他在IT公司实习,一个暑假攒下了一年的生活费。他说,还在襁褓中就被抛弃在路边,当时50多岁的“奶奶”把他捡回家,两人在漏雨的土坯房里相依为命。生活的艰辛让他信奉“人生要靠双手创造”。

  河海大学学生处副处长魏有兴说,贫困生在学校很活跃,分担了许多校务工作,包括图书馆整理清洁、实验室器具管理、校报分发等,每个人月收入200多元,不少人同时打两份工,靠自己的汗水就可以养活自己。

  打工、创业,让贫困生学到了很多,变得更加坚强向上。

  “贫穷,从不让我低人一等,重要的是学有所成。”代应勇刚入学的时候,成绩赶不上城里的同学。每年,他都申请研究课题,担任课题组组长,连续两年暑假带七八个同学在贵州山区做“水库移民”调查,形成了几万字的调查报告,他的小组获得了国家大学生创新创业计划优秀奖、江苏省挑战杯二等奖。

  记者和这些贫困生聊天,他们坦言,羡慕过同学有高端的笔记本电脑、手机,也渴望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但打工的经历让他们更相信脚踏实地的努力都会有回报,他们分一部分精力和时间打工,但读书也更刻苦。

  在给大一新生做的入学演讲稿里,代应勇写道:“向心里目标奔去,相信有志者事竟成。”(倪方方)

上一篇:以德育人,成绩突出,风景如画的这所学校,一
下一篇:美国校园文化之旅 不容错过的别致风景线